中国退役军人丨王孝财:退伍兵村医38年的无悔坚守

  人物档案:王孝财,南京市江宁区湖山村人,中共党员,1957年出生,1977年入伍,在原南京军区某团担任卫生员,1981年底退伍,至今在乡村医生的岗位上坚守了整整38年,常年坚持走村串户,及时解除患者病痛,以一位退役军人的热血和忠诚,在农村基层医疗卫生事业中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,被乡亲们誉为生命健康的“保护神”,先后获得“南京好市民”和“美丽江宁人”称号。

01.jpg

王孝财

  央广网1月11日消息(记者杨鸿 胡晶)冬日的暖阳下,南京东郊汤山脚下的上法汛村一派安宁祥和。挎着小药箱,63岁的乡村医生王孝财又开始了走村串户,到村里的慢性病老年患者家里咨询病情,检查身体。

  从退伍回乡走上乡村医生的岗位以来,王孝财就这样常年奔走在乡间小道,为这里的父老乡亲服务了整整38年。在村里,一提起这位退伍兵村医,大家都是赞不绝口。

  店主王孝龙:“平时小病肯定是找他,像我妈行动不便,叫他在医务室带个药,叫他过来看看或者打个针之类的,都很方便的,人很好,很平易近人,做人比较正直!”

02.jpg

王孝财(第四排左三)当年的卫教队毕业留影

  1977年,王孝财参军来到原南京军区陆军第一师某团,新兵下连后,被选派参加了师里的卫生员集训,从此与医疗工作结缘。服役4年后,他带着在部队学到的医疗技术,退伍回到老家湖山村。这里四面环山,远离城区,早年间交通还很不方便,村民们看病治病主要靠村里的医疗站。看到医疗站缺少村医,24岁的王孝财放弃了进城找工作的打算,留在村里当了一名“赤脚医生”。

  在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,无数“赤脚医生”凭着简陋的医疗设施和为人民服务的热情,担负起了大多数农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工作,直到今天,“千家万户留脚印,药箱伴着泥土香”,仍然是那个时代的农民对“赤脚医生”最温馨的回忆。1982年初,才脱下军装不久的王孝财又穿上了白大褂,他感觉仿佛又上了新的战场。从此无论刮风下雨,还是三更半夜,只要村民需要,他随叫随到,哪怕是出诊归来途中遇到野狼追踪。

  王孝财:“风雨雷电我都不怕,就是有一次,到一个村出诊,给一个老太太挂水,岁数大了不能滴快,滴快有生命危险,一直滴到两点钟我回家了,发现后面什么东西响,回头一看发现一匹狼,把我吓死了。”

03.jpg

王孝财为村民检查身体

  从最早的骑自行车、摩托车到如今的电动车,有人算过,王孝财平均每天出诊5次,一天下来要跑20多里路,30多年相当于绕地球五六圈。由于村医没有编制,身份还是农民,工资收入较低,从最初的每月二十多元到后来的二三百元,直到2007年收归医院管理后,王孝财的每月工资才到四千多元。按照规定,出诊看病可收取10到20元的出诊费,虽然王孝财家中的经济负担比较重,但他这么多年却从没收过乡亲们一分钱的出诊费。

  王孝财:“我自家的困难都能克服,平时靠省吃俭用来维持家庭生活,那时候香烟都不敢抽,以前一天两三包,后来就控制抽的少了,大家三年不会买一件新衣服。我自己家这么困难,想老百姓更困难。出诊就是跑个腿,我何必收那个钱呢?”

04.jpg

王孝财与妻子当年的“结婚照”

  为了让家庭多一份收入,妻子选择了去砂石厂做体力活。曾经有人劝王孝财换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。有一年村里“两委”选举,王孝财票数排名靠前,是村主任的不二人选,但考虑到医疗站就他一个医生,他当了村干部,就没有人为大家看病,于是,他主动退出了竞选。

  王孝财:“干部有人当,医生没有接班人,那时候就是我一个人上班,后来我选择退出,继续干我的本行,村医。”

  不管待遇高低,王孝财始终在村医的岗位上永葆军人本色,像忠诚的卫士守护着乡亲们的生命健康。一天深夜,他在一位村民家输液,第一瓶挂到一半时,妻子打来电话说儿子肚子疼,让他赶紧回去。虽然他也很担心儿子的病情,但看看眼前正在输液的病人,他还是不忍离去,直到输完两瓶药水才返回。没想到,儿子的腹痛竟是急性阑尾炎,由于耽误了时间,已经阑尾穿孔,腹腔感染,差点送命。后来虽然经过手术转危为安,但这件事让王孝财心里十分歉疚。

  王孝财:“儿子托人喊肚子疼,疼得不得了,我这边也走不掉,那没有办法,工作是主要的,那水吊着万一出皮了呢?酸溜溜的,总觉得愧对儿子,没能亲自到场。”

  如今,随着城市建设的步伐,当年的湖山村已经改为了社区,村医疗站也成为社区医疗服务站,医疗设施不断完善,村里的乡亲享有了更好的医疗服务。作为与村民签约的“家庭医生”,王孝财在看病治病的同时,为2000多位乡亲建起了基础健康档案,村里每个人的健康情况,都记在他的心上。在助手王彩凤心中,这位年过六旬的退伍老兵,就是为民服务的榜样。

  王彩凤:“他不怕吃苦、勤勤恳恳、平易近人,对老百姓更好,只要人家找他都会上门,不论多长时间,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找他从来没有架子。”

05.jpg

医疗服务站的一角

  从青丝到华发,这些年王孝财为乡亲们默默的付出,大家心里明白,和他共事的人也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湖山村村委会副主任杜智兵:“虽然大家有的村子拆迁了,老百姓已经住在集镇上了,比社区这块要更好,但是还有很多老百姓坐村村通公交车到医疗站来找他看病、找他拿药,老百姓相信他,他的口碑是相当得好。他有一种军人的本色,军人的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。”

  2017年,已满退休年限的王孝财,看到医疗服务站缺人手,又选择返聘留在这里。虽然身材消瘦,也已到花甲之年,但他依旧怀揣战士的那份火热激情,每日为村民的健康而忙碌。2018年11月,他被确诊为胃癌后,由于当时工作正忙,直到5个月后症状加剧,他才去住院化疗治疗。在他离开期间,医疗服务站的网格员王守月深刻感受到了王医生在村民心中的分量。

  王守月:“整个湖山的医疗站,这么多年重任都交在他身上,自从他生病了以后,很多老年人去那边拿药或者是看病,看不见他,就会跑来跟大家讲,王孝财去哪了?王医生去哪了?”

06.jpg

工作中的王孝财

  化疗归来,王孝财收起了病号服,又披上了白大褂,每天依旧准时出现在诊室的那张办公桌前。又是一天夕阳西下,沐浴着落日的余晖,王孝财再次唱起《我是一个兵》这首难忘的军歌,任何艰辛劳累都已化作无怨无悔,唯有军人本色和初心在他心中激荡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